• <sub id="tisuh"></sub>

      1. <sub id="tisuh"><table id="tisuh"></table></sub>

      2. <wbr id="tisuh"><legend id="tisuh"><video id="tisuh"></video></legend></wbr>
      3. <wbr id="tisuh"></wbr>
        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印象廬山 > 話說廬山

        話說廬山

        發布日期:2020-10-20 18:30 來源:本網

        【字體: 背景顏色:

        一、廬山之悠久

        “悠”有長、久之意,表示時間之漫長。如《禮記·中庸》:“高明配天,悠久無疆”、李商隱《上兵部相公啟》:“扶持固在于神明,悠久必同于天地”等。廬山之“悠”的第一個方面正在于歷史文化傳統的悠久深厚。

        關于廬山最早的傳說與大禹治水有關。相傳大禹治水之時,曾到過九江、彭蠡和廬山?,F今廬山大漢陽峰上有禹王崖,據說就是因大禹登臨而得名。司馬遷在二十歲時曾游歷南方諸多名山大川,考察山川形勢,了解風土人情,搜集歷史掌故,其中就特意到過廬山,并在《史記·河渠書》中記載到:“余南登廬山,觀禹疏九江”,以憑吊大禹的功績??梢娺@一傳說由來已久,并得到了司馬遷的認可。

        至于廬山名稱的由來,亦十分悠久。從《史記·河渠書》的記載可以看到,至少在西漢時,廬山之名就已經確定。而關于廬山名稱的來歷,東晉名僧慧遠在《廬山略記》中提到:“有匡續先生者,出自殷周之際。遁世隱時,潛居其下?;蛟?續受道于仙人,而適游其巖,遂托室巖岫,即巖成館。故時人謂其所止為神仙之廬而名焉?!庇忠蚩锢m姓匡,廬山亦名匡山、匡廬??锢m與廬山的關系,在漢武帝時就已經得到了廣泛的認可?!对フ屡f志》:“漢武帝南巡,睹山以為神靈,封俗為大明公?!笨锢m一名匡俗,漢武帝正是將其作為廬山的神靈予以祭祀。又據《漢書》記載,漢武帝讓他的姐姐平陽公主與衛青合葬,“起冢象廬山云”,可見廬山這一“神仙之廬”,在當時的朝廷中已經有了頗高的地位。漢代與廬山有關的傳說還有董奉的故事。據清毛德琦《廬山志》,東漢末年的董奉醫術道法高明,晚年隱居廬山。他為人治病,分文不取,只要求重病者病愈之后種杏五株,輕病者病愈之后種杏一株,“如此數年,計得十余萬株,郁然成林?!焙笫酪虼艘孕恿肿鳛橹嗅t的代稱。

        廬山在三國以前的歷史多屬傳聞,東晉、南朝以來,隨著政治、經濟、文化重心的南移,廬山也得到了進一步開發,成為了一個重要的文化活動中心,無數文人名士來到這里游覽、隱居、創作,共同構成了廬山悠久深厚的歷史文化傳統。較早來到廬山的名士首推“書圣”王羲之。王羲之于東晉成帝咸康初年出任江州刺史,在廬山金輪峰下的玉簾泉附近營建別墅,常常到廬山游覽、養鵝、習字,并在這里留下了“鵝池”和“墨池”的遺跡。王羲之之后,名僧慧遠隱居廬山東林寺,開白蓮社,聚集了當時諸多名士,使廬山聲名愈隆,使之成為南方的文化重鎮。清蔣國祥《桑喬<廬山紀事>序》云:“晉遠公南游,雅愛茲山深秀,駐錫其間,與同時十八高賢結蓮社,修凈土業,而廬山之名益著?!崩蠲黝!稄]山續志序》云:“晉慧遠從雁門來,云此山類靈鷲峰,托跡東林,于時有宗炳、雷次宗、劉程之等號十八高賢,共真信之士,結白蓮社。故晉代名山惟匡廬最著,以其有永、遠、宗、雷及陶、謝諸公故也?!敝剿娙酥x靈運也曾多次造訪廬山,并在廬山西南的石門澗筑有精舍。作為山水詩開創者的謝靈運留下了《入彭蠡湖口》、《登廬山絕頂望諸嶠》等多首吟詠廬山的詩作,開啟了游覽并大規模描寫廬山自然風光的先河。謝靈運以降,南朝著名詩人如鮑照、江淹、范云、劉孝綽、張正見等都留下了不少游覽廬山的詩作。廬山日益成為文人名士游覽的勝地以及山水文學重要的表現對象。唐代以來,許多著名詩人流連于此,留下了無數膾炙人口的傳世名篇。如“詩仙”李白一生五次到過廬山,并曾在五老峰東側的屏風疊隱居讀書。他為廬山所作的詩歌有二十余首,其中不乏像《望廬山瀑布》、《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》這樣家喻戶曉的名作,并極力稱贊廬山壯麗的景色:“予行天下,所游覽山川甚富,俊偉詭特,鮮有能過之者,真天下之壯觀也?!庇秩绨拙右自谌谓菟抉R期間亦曾在廬山隱居,并寫有著名的《廬山草堂記》。白居易在廬山隱居兩年,留下了七十余首詩作,是歷代詩人題寫廬山最多的,其中《大林寺桃花》等亦為傳頌千古的名篇。白居易當年居住的草堂,觀賞桃花的花徑,用來養魚、種荷的白家池都成為了他留給廬山的遺跡,供后人游覽、緬懷。此外,如張九齡、孟浩然、王昌齡、錢起、韋應物等人亦留下了不少關于廬山的詩篇。白居易《為劉軻代書》中提到:“廬山自陶謝洎十八賢以還,儒風綿綿,相繼不絕。貞元初,有符載、楊衡輩隱焉,亦出為文人。今其讀書屬文,結草廬于巖谷間者,猶一二十人?!笨梢姀]山自南朝以來人文之盛。此風延及兩宋依然不衰,歐陽修、蘇軾、陸游等也都曾先后登臨廬山,游覽賦詩,進一步豐富了廬山的歷史文化內涵。

        宋代以來,廬山不僅是眾多文人騷客游覽吟詠的對象,同時也逐漸成為文化教育的重要中心,這主要得益于濂溪書院與白鹿洞書院的創立。前者是宋代著名理學家周敦頤晚年講學之所,在其死后規模不斷擴大,一直延續到清末,是我國南方的一座重要學府。后者原本是唐代李渤隱居讀書之所,南唐時成為“廬山國學”,北宋初年改稱白鹿洞書院,是全國四大書院之一,后來又經過了朱熹的大力經營,“遂為海內書院第一”,產生了極大的影響。

        明清以后,廬山在文化上的影響力相對有所衰落,但依然有唐寅、王陽明、李時珍、徐霞客等人在這里留下了文化的印記。廬山歷史文化傳統之悠久深厚由此可見,形成了廬山“悠久”的特點。

        二、廬山之悠遠

        “悠”又有悠遠之意,表示距離之遙遠。如《晉書·涼武昭王傳》:“江山悠隔,朝宗無階”、蘇武《別詩》其四:“山海隔中州,相去悠且長”等。廬山之“悠”的第二個方面表現在其自然環境之幽深清靜,遠隔塵世。

        廬山環境之幽深清靜在歷代吟詠廬山的詩文中常常被反復提及。如慧遠《廬山略記》:“高巖仄宇,峭壁萬尋;幽岫窮崖,人獸兩絕”、《廬山諸道人游石門詩序》:“將由懸瀨險峻,人獸跡絕,徑回曲阜,路阻難行,故罕經焉?!m林壑幽邃,而開途競進;雖乘危履石,并以所悅為安。既至,則援木尋葛,歷險窮崖,猿臂相引,僅乃造極?!坝秩缰x靈運《登廬山絕頂望諸嶠》:“巒隴有合沓,往來無蹤轍。晝夜蔽日月,冬夏共霜雪”,鮑照《登廬山》二首:“松磴上迷密,云竇下縱橫。陰冰實夏結,炎樹信冬榮”、“明發振云冠,升嶠遠棲趾。高岑隔半天。長崖斷千里。氛霧承星辰,潭壑洞江汜。嶄絕類虎牙,巑岏象熊耳。埋冰或百年,韜樹必千祀”,錢起《望廬山》:“咫尺愁風雨,匡廬不可登”等。廬山在他們的筆下都體現出清幽深遠、人跡罕至,與世隔絕的一面。白居易《大林寺桃花》:“人間四月芳菲盡,山寺桃花始盛開。長恨春歸無覓處,不知轉入此中來?!备菍⑸街信c“人間”相對比,表明廬山乃是與塵世悠隔的另一番景象。

        正是由于廬山幽深清靜、遠隔塵世,講究出世的佛教與道教都與其結下了不解之緣,使之成為影響深遠的宗教名山,也為廬山更增添了一番悠遠之致。

        在廬山佛教史上最具影響力的人物是東晉名僧慧遠?;圻h年少時“博綜六經,尤善莊老,性度弘偉,風鑒朗拔”,二十一歲時師從道安,出家為僧

        ,深受道安賞識,曾被道安贊為“使道流東國,其在遠乎!”公元378年,由于戰亂,身處襄陽的道安遣散弟子?;圻h辭別老師后先來到荊州,后又繼續南行,準備前往羅浮山。當慧遠來到潯陽時,“見廬峰清靜,足以息心,始住龍泉精舍?!币簿褪钦f正是廬山的幽深清靜、遠隔塵世吸引了慧遠,讓他在這里安居下來?;圻h在廬山東林寺三十六年,“跡不入俗,影不出山”,一方面聚集徒眾,宣揚佛法,翻譯佛經,并以畢生精力倡導凈土宗,使之成為中國佛教的重要宗派之一,在佛教中國化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?;圻h不僅佛學理論造詣之精深,而且精通儒、釋、道三家要旨,高談博論、著論立說,在士林中亦享有極高聲望。他在東林寺結白蓮社,邀集諸多名士,弘揚佛法之余還講授儒學,吟詠詩文,有“慧遠風流天下聞”之說。當時名流權貴爭相與慧遠結交:晉安帝曾親自致書慧遠,盧循北上攻晉,也專門到東林寺拜訪,掌握朝政的桓玄不滿佛教,曾下令“沙汰”僧尼,還特別說明“唯廬山道德所居,不在搜簡之例”,荊州刺史殷仲堪也曾專程入山看望慧遠,并對其才學欽佩不已,著名詩人謝靈運亦“既見遠公,肅然心服”?;圻h精深的佛學造詣以及崇高的個人威望使其弘教業績卓著以致“外國眾僧,咸稱漢地有大乘道士,每至燒香禮拜,輒東向稽首,獻心廬岳”。廬山也由此成為南方的一個佛教重鎮,奠定了其佛教名山的地位。自此之后,廬山的高僧名寺層出不窮。唐宋時有三大名寺,四大叢林,大小佛寺數不勝數。明人張率游廬山見此情景,賦詩云:“廬山到處是浮圖,若問凡家半個無。只為淵明曾好酒,至今有鳥號提壺”?;圻h的高情遠意及其棲居的東林寺則成為后人時常吟詠的對象,并往往能生發出遠離俗世的悠遠之意。如孟浩然《晚泊潯陽望廬山》:“掛席幾千里,名山都未逢。泊舟潯陽郭,始見香爐峰。嘗讀遠公傳,永懷塵外蹤。東林精舍近,日暮空聞鐘”;《彭蠡湖中望廬山》中提到:“香爐初上日,瀑布噴成虹。久欲追尚子,況茲懷遠公”;錢起《望廬山》:“咫尺愁風雨,匡廬不可登。只疑云霧窟,猶有六朝僧”等。

        廬山不僅是佛教名山,在道教歷史上也有著重要地位,其關鍵人物就是大約與慧遠同時的陸修靜。陸修靜是劉宋時期著名道士,對早期道教的建設發揮了重大作用。他提出了一套整改天師道的措施,完善了道教的齋戒儀范理論,對道教經典進行了整理和分類,是道教史上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。他曾在廬山隱居七年,建有太虛觀,后改名簡寂觀,在南宋毀于兵火之前,一直是道教十分重要的宮觀,不僅出了很多高道,文人學士的吟詠也很多。如唐韋應物《簡寂觀西澗瀑布下作》、《尋簡寂觀瀑布》、顧況《望簡寂觀》、白居易《古簡寂觀》、張祜《簡寂觀》、蘇轍《游廬山山陽七詠其三簡寂觀》等,大都突出了簡寂觀環境的清靜悠遠。而當年陸修靜隱居廬山,也正是以此山之清靜悠遠,避塵世之喧囂紛擾,正如沈璇《簡寂觀碑》:“三洞法師陸靜修……置館于廬山高嶺。夫止煩曰簡,遠囂在寂,即義表名,因心顯號?!?/p>

        廬山幽深清靜的自然景致吸引了諸多超然塵外的名僧高道,而他們的高情遠意又與這幽深清靜的自然景致結合在一起,形成了廬山“悠遠”的特征。

        三、廬山之悠然

        “悠”還有閑適、閑散之意,表示心境之自在。如杜甫《寄賈司馬嚴使君》:“故人俱不利,謫宦兩悠然”,張居正《送毛青城謫滇南》:“浮名看自薄,謫宦轉悠然”等。廬山之“悠”的第三個方面表現在這里人們生活與心境的悠然自得。

        廬山幽深清靜的環境不僅吸引了佛道兩家的諸多名僧高道,也吸引了諸多隱逸之士。他們在這樣的環境中得以遠離塵世的喧囂紛擾,過上一種清靜自在的悠然生活。

        在廬山的眾多隱士中,最為著名,影響最大的當屬陶淵明。陶淵明在辭去彭澤縣令之職后,就隱居在廬山腳下,過著一種悠然自得的閑適生活,并寫下了如《歸去來兮辭》、《歸園田居》、《飲酒》、《讀山海經》等一系列表現這種生活情趣的詩歌?!讹嬀啤菲湮逯小安删諙|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一聯正是表現這種生活情趣的經典名句,而這里的“南山”指的就是廬山。當時與陶淵明一起隱居廬山的還有周續之和劉遺民,他們三人常常相互往來,時人稱之為“潯陽三隱”,在當時與后世都產生了很大影響,尤其是陶淵明在后世幾乎成了隱士的象征。他們隱居的廬山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士人棲居于此。

        前引白居易《為劉軻代書》提到,自晉宋以來,隱居廬山讀書者就絡繹不絕?!皾£柸[”之后,唐代的李白和白居易是其中的代表人物。他們雖然沒有在廬山終老,但都在這里度過了一段悠然閑適的生活。

        李白在安史之亂爆發后一年,廬山在五老峰東側的屏風疊隱居了半年左右。在這里他寫下了《夏日山中》、《山中與幽人對酌》等詩:“懶搖白羽扇,裸袒青林中。脫巾掛石壁,露頂灑松風”(夏日山中)、“兩人對酌山花開,一杯一杯復一杯。我醉欲眠卿且去,明朝有意抱琴來”(山中與幽人對酌)。李白在廬山隱居生活之悠然閑適由此可見。白居易在任江州司馬期間,亦曾隱居廬山一年多。白居易素來仰慕陶淵明,他隱居廬山就是希望過著一種陶淵明式的閑居生活。在他隱居廬山期間所作的詩文中,也的確處處透露出這種悠然的情調。如《廬山草堂記》:“樂天既來為主,仰觀山,俯聽泉,傍睨竹樹云石,自辰至酉,應接不暇?!抉R歲秩滿,出處行止,得以自遂,則必左手引妻子,右手抱琴書,終老于斯,以成就我平生之志。清泉白石,實聞此言!”《香爐峰下新置草堂即事詠懷題于石上》更加詳盡地描繪他悠然的草堂生活:“香爐峰北面,遺愛寺西偏。白石何鑿鑿,清流亦潺潺。有松數十株,有竹千余竿。松張翠傘蓋,竹倚青瑯玕。其下無人居,悠哉多歲年。有時聚猿鳥,終日空風煙。時有沉冥子,姓白字樂天。平生無所好,見此心依然。架巖結茅宇,斫壑開茶園。何以洗我耳,屋頭飛落泉。何以凈我眼,砌下生白蓮。左手攜一壺,右手挈五弦。傲然意自足,箕踞于其間。興酣仰天歌,歌中聊寄言。言我本野夫,誤為世網牽。時來昔捧日,老去今歸山。倦鳥得茂樹,涸魚返清源。舍此欲焉往,人間多險艱?!?/p>

        廬山幽深清靜的自然景致讓人們遠離塵囂,心境悠然;隱士的悠然生活則成為了廬山文化內涵的重要內容,兩者共同形成了廬山“悠然”的特點。

        綜上可見,以“悠”的評廬山,最能體現廬山悠久、悠遠、悠然的三個特征,是對廬山自然風光與歷史文化內涵特點全面而準確的總結。

        來源:江西旅游發展研究中心


        主 辦:中共廬山市委 廬山市人民政府  承 辦:廬山市信息中心
        郵箱:xingzi@jiujiang.gov.cn  電話:0792-2673880  ICP備案編號:贛ICP備17007707號-1
        政府網站標識碼:3604270012  公安備案號:36042702000104
        版權所有,任何媒體不得擅自轉載本網站的信息和服務內容
        頁面
        配色
        輔助線
        指讀功能
        重置
        日本高清免费一本视频,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,日本最新免费二区三区